<progress id="yju6t"></progress>
      <mark id="yju6t"><option id="yju6t"></option></mark>
    1. <small id="yju6t"></small>

        全球產業鏈疑慮:電信業是否迎來“石油危機”?


        北京時間8月2日消息(艾斯)Light Reading近日發表長篇評論文章,稱眼下全球電信業面臨的困局讓人聯想到1973年的石油危機,全球化產業鏈的依賴性很難打破,整個電信行業所做出的努力,很可能遭遇挫折,而整個行業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從中修復。

        以下為全文內容(略有刪減):

        1973年10月,石油輸出國組織(OPEC)對支持以色列的西方主要經濟體實施石油禁運。此后不到六個月時間,石油價格飆升了近400%,這給那些沉迷于“黑色黃金”的國家帶來了經濟災難。但這個決定最終適得其反。各國決心不再受石油生產俱樂部的支配,優先支持OPEC替代者的發展。“能源安全”概念變得深入人心。雖然OPEC仍具影響力,但它的控制力最終被打破。

        類似的力量如今正在電信行業中發揮作用。多年的市場整合,使得整個產業僅剩下三家全球性、全能移動網絡設備供應商:來自北歐的愛立信和諾基亞,以及來自中國的華為。與OPEC不同,這一被商業利益割裂、追逐利潤的“三巨頭”,其動機是涌入市場,而不是阻止出貨。但是,依賴于少數幾家大公司建設關鍵的國家基礎設施,引發了一場有關“電信安全”的討論,這讓人聯想起1973年的石油危機。而顛覆這三巨頭,正成為一個地緣政治目標。

        5G與華為困境

        兩種相關的催化劑正在造就這一局面。首先是最近5G的到來,以及圍繞5G的各種炒作。以往4G多被用于連接智能手機,而5G可能最終會支持更加豐富的設備,從工業設備和自動駕駛汽車到配備傳感器的隱形眼鏡——它會讓虛擬現實成為Z世代的默認存在。由于5G可能成為連接未來國家經濟數字結構的紐帶,它已成為一個具有國家戰略重要性的問題。將如此敏感的事情托付給三家外國公司,這讓不少政府感到緊張。

        第二個相關催化劑是華為在5G市場上的優勢。如果華為是一家西方公司,那么它進軍5G市場的過程中很可能不會遇到來自美國的阻力。但它是一家中國公司。美國的反對者擔心,世界另一經濟超級大國可能在5G領域占據上風。他們還擔心,對華為的過度依賴,會使許多西方運營商容易受到網絡攻擊。

        禁止華為,或者將其排除在部分5G市場之外,被認為是一個潛在的答案,盡管這會對許多運營商造成短期痛苦。雖然可以這么做,但是將一家供應商的設備更換成另一家供應商的設備,這可能是成本高昂且非常耗時的。運營商擔心在5G競爭中落后于對手,并且使其盈利能力受到打擊。在美國的施壓下,一些國家仍在權衡決定,而另一些國家已經發布禁令。

        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,全面禁止華為可能會使這些國家的電信安全程度變得更低,因為建設國家網絡僅剩下兩個可行選擇:瑞典的愛立信和芬蘭的諾基亞。其中任何一家公司的財務危機都將成為一場噩夢。盡管看起來不太可能,但曾經的行業巨頭加拿大北電網絡公司(Nortel Networks)在2009年就遭遇了破產,這意味著,這樣的觀點是不容忽視的。

        圖:諾基亞和愛立信全球員工分布比例。

        注:諾基亞為2018年數據,愛立信則為截至2019年6月數據。

        對電信供應鏈全球化的擔憂加劇了這種壓力。與華為一樣,愛立信和諾基亞都在全球范圍內采購零部件,并且運營著大型中國工廠。諾基亞在中國成立了合資企業諾基亞上海貝爾公司,并且在大中華區擁有約17200名員工,約占其全球員工總數的17%。截至今年6月底,愛立信在東北亞地區擁有13334名員工,約占其員工總數的14%。

        如今,這條全球供應鏈正在地緣政治的重壓下面臨崩潰。目前被限制購買美國零部件的華為,正在開發替代資源,包括其全資半導體公司海思。據報道,迫于在中國境外生產面向美國市場的設備的壓力,愛立信正在向美國的工廠投入資金,其中包括一家高度自動化的“智能工廠”。諾基亞則表示,它已做好調整的準備。

        全球化的結束?

        現在條件已經成熟,可以迅速轉向區域甚至是當地的生產來源。英國推遲了有關華為的決定,與此同時,英國正在評估美國零部件禁令的影響,該禁令可能會讓依賴華為的運營商陷入困境。在本月政府改組、Jeremy Wright辭去數字秘書一職之前,他告訴國會議員,在設備供應商選擇上的“多元化”將是一個長期目標。他說:“需要更多供應商的部分原因,不僅僅是因為這在商業和經濟上是有利的,同時因為這也有安全方面的好處,并且使我們也不會過分依賴于一家供應商。”

        在一定程度上,多元化的必要性也是英國電信監管機構Ofcom計劃為非電信運營商組織提供5G頻譜的原因所在。Ofcom首席技術官Mansoor Hanif在6月份在Informa的5G World活動中介紹了該計劃,將其作為與Facebook TIP項目相關的初創企業發展的潛在推動力。他表示:“人們一直對移動運營商從初創企業那里購買產品持懷疑態度,但現在這可能成為TIP的一個新的生態系統,應該會激勵更多初創企業走出去,開發產品。”

        圖:Ofcom首席技術官Mansoor Hanif。

        其他國家也有類似的地緣政治動態。上周,俄羅斯國有企業Rostec表示,將開始為俄羅斯5G市場開發符合標準的設備。“我們正在5G領域進行開發,并且有意與外國制造商(如印度和中國的企業)建立合作伙伴關系。”Rostec國際合作與區域政策主管Victor Kladov在一份聲明中表示。盡管諾基亞與俄羅斯移動運營商MegaFon最近剛建立了5G合作伙伴關系,但是俄羅斯對中國的吸引力以及Rostec的出現,可能會限制西方廠商在俄羅斯5G市場上發揮的作用。

        印度是另一個決心減少對某些外部力量依賴的大國。去年,印度政府宣布為當地5G發展撥款7700萬美元。根據這些計劃,當局正在開發一個5G測試平臺,以幫助電信公司和初創企業開發5G產品。位于印度欽奈的印度理工學院(IIT)正在與國家當局合作,建立一個致力于5G發展的開發中心。同時,愛立信正在與位于德里的IIT合作開展“5G for India”計劃。

        美國對本土企業(而非全球企業)的熱情也在上升。Dish Networks董事長兼聯合創始人Charlie Ergen在接受Light Reading采訪時說,作為Sprint和T-Mobile合并的監管條件,Dish Networks將建設一張主要5G網絡,該網絡將主要依賴于“美國供應商”。“我不知道現在有哪家運營商使用美國供應商的設備。全都用的是歐洲、中國和韓國供應商設備。”他說。“沒有人比美國更擅長編寫軟件,我們的大部分網絡將是軟件(定義)。因此,我們預期,與傳統的供應商相比,我們將擁有一批更加以美國為中心的供應商。”

        開放的網絡,關閉的大門

        這種行業的“軟件化”可能有助于消除人們的疑慮,即規模較小的供應商有可能削弱設備行業三巨頭的地位。大型電信公司的技術高管指責設備巨頭使用封閉的接口,以及硬件和軟件之間的緊密耦合,來阻止競爭。運營商主導的O-RAN聯盟,正在構建其所謂的將會更加開放的接口,并利用“虛擬化”使軟件獨立于底層硬件。

        順應這種發展趨勢,包括總部位于美國的Altiostar和Mavenir在內的幾家規模較小的公司,正與規模較大的供應商合作,為日本電子商務巨頭樂天(Rakuten)從零開始建設一張移動網絡。“我們5G的成本比傳統電信網絡便宜50-60%。”Rakuten Mobile首席技術官Tareq Amin在最近的一次行業活動中表示。

        盡管這聽起來很吸引人,但對于大多數使用“傳統”設備的大型電信運營商來說,這種初創企業生態系統所帶來的操作復雜性使他們望而卻步。從中國供應商那里獲得的低成本和日益先進的設備,可能進一步抑制了他們轉變的積極性。愛立信和諾基亞的一系列虧損也表明他們沒有哄抬價格。愛立信和諾基亞最近都警告稱,在爭奪5G市場份額的過程中,利潤率可能會受到影響。

        圖:Rakuten Mobile首席技術官Tareq Amin。

        如果電信安全是變革的主要驅動力,那么傳統技術的定價競爭力可能不會阻礙變革。這些行業巨頭準備讓步的程度以及放棄市場份額的風險,可能才是真正的障礙。在尋找具有顛覆性的機會時,諾基亞在早期階段就參與了TIP和O-RAN聯盟的前身xRAN論壇。今年早些時候,愛立信也加入了O-RAN聯盟。華為仍然堅定地站在這些陣營之外,并堅稱通用硬件并不能提升其專用設備的性能。

        不過,O-RAN聯盟也有一些令人鼓舞的發展。就在本周,日本NTT DoCoMo開始接收來自日本供應商NEC提供的兼容O-RAN的5G無線設備。這些輕型設備適用于傳統設備可能不太適合的屋頂和建筑物。NTT DoCoMo和日本監管機構無疑對NEC帶來的競爭是歡迎的。

        Mavenir業務發展高級副總裁John Baker認為,open RAN設備最終可能占據整個市場的20-30%,open RAN公司則集體代表著三大巨頭外的“第四大”替代選擇。目前,很難看出哪些其他廠商可能替代他們。三星和中興通訊(全球前五大移動設備供應商的另兩家公司)瞄準的是特定市場,他們在一些主要經濟體中的表現仍待提升。試圖從零開始打造一家傳統設備供應商,如同在電商時代開設一家主要依賴于實體店的零售店一樣反直覺。

        圖:愛立信和諾基亞的網絡業務營業利潤率。

        危險在于,推動多元化的同時,經濟民族主義也在抬頭。在一個更復雜的生態系統中工作,open RAN供應商可能比傳統供應商更加依賴于全球供應鏈。Rakuten Mobile正在使用來自Altiostar的無線電軟件,Altiostar是馬薩諸塞州一家創業公司。但是,該軟件運行在諾基亞在這家日本運營商網絡上安裝的無線設備上。保護主義可能會對O-RAN聯盟的野心造成重大打擊。

        世界經濟從1973年的石油危機中復蘇,并建立了一個更具彈性的能源部門。然而,同樣的事情可能不會發生在電信行業。最糟糕的情況是,隨著設備巨頭們紛紛撤退到對其友好的地區,地方當局設立門檻,行業將沒有多元化,并四分五裂。贊賞擁有全球5G標準的人們,不會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的發生,但是當前的動蕩的確可能會造成這種無法預期的后果。

        瑞典咨詢公司Northstream CEO Bengt Nordstrom認為,這與另一場影響深遠的經濟危機——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后的銀行業動蕩有相似之處。“世界以慘痛的代價認識到銀行體系是多么的一體化。”他在此前告訴Light Reading。“我擔心整個電信生態系統的挫折需要很長時間才能修復。”

        作者:艾斯 來源:C114通信網


        微信掃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

          最熱通信招聘

          最新招聘信息

        最新技術文章

        最新論壇貼子

       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