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yju6t"></progress>
      <mark id="yju6t"><option id="yju6t"></option></mark>
    1. <small id="yju6t"></small>

        三大運營商之殤:缺失流量“漫游”費背后的痛


        胡迪(化名)坐在電視機前,滿臉陰郁。

        畫面中,李克強總理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,關于“網絡提速降費”提出了五項要求。其中第四項是取消流量”漫游“費,這是國家在去年取消語音國內長途漫游費后,用戶和媒體的普遍呼聲。

        但對于胡迪來說,本地流量是省公司間競爭的利器,同時也是搶占校園等新增用戶的重要推廣手段。這次對大眾利好的政策,將對運營商的內部管理、推廣策略以及員工KPI等產生很大影響。

        這是他不想看到的局面:新政的出臺必將打破傳統營銷套路,過往模式將被改寫,新規定將接踵而至,“是福是禍還很難講,但工作內容肯定會變,推廣上也會難上加難”。

        員工的憂:缺“調節劑”或影響業績

        過往一周,胡迪和同事們關于流量問題爭論不休。

        他所負責的四川校園卡推廣項目,每年都會在開學季大撈一筆,但新政的出臺將改變過往。

        “我們為新生推廣低價套餐及本地卡,套餐中多是本地流量的優惠,這些學生屬于新增用戶,是三家運營商搶奪的焦點”,胡迪說,本地流量是促銷的“調節劑”,多贈送本地流量,就可以引來更多客戶入網。但是,在本地流量變為全國流量后,“調節劑”的效能消失,這將對校園卡的促銷策略產生很大影響。

        他以去年的業績為例。開學季他和同事們在四川幾所大學進行推廣,以“額外贈送5個G本地流量”的促銷方式賣掉了4000張卡,“每預存100元話費就有約20元利潤,能賺不少。但如果不能附贈流量,或者贈送力度減弱了,還如何多賣卡呢?”

        簡單來說,運營商的手段可形象地比喻為買車加裝修。車架是全國流量統一資費,而裝修是本地流量,各省運營商可根據市場競爭自主調節,未來則要求兩者全部統一。

        胡迪的擔憂并非個例。

        來自山東移動的員工向新浪科技表示,去年三四季度,三家運營商在3天內相繼推出了“99元省內流量不限量套餐”,促銷策略主要集中在全國流量上。待取消“流量”漫游費后,同類套餐的跨運營商競爭將減少,新促銷手段將增多,業務復雜程度也將加大。

        運營商的痛:

        1.傳統促銷策略“瓦解”?

        早在3年前,李克強總理就在座談會上提出了“流量費太貴”。此后,“提速降費”舉措屢被提及。

        根據三大運營商財報以及工信部公開數據,2014、2015、2016、2017四年中,三大運營商流量資費均價分別為134.7元/GB、78.1元/GB、47.88元/GB、28元/GB,呈明顯下降趨勢。

        在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中,運營商的流量資費降幅分別為42%、38.7%、41.5%。

        但是,流量帶來的收入未因降費而下滑。

        數據顯示,三大運營商流量總收入呈現持續走高態勢。從2014年的2438億,到2015年的3016億,再到2017年4230億,同比增長分別達到23%和40%。2017年,流量收入仍在保持高速增長。

        “降費但不降收入,這主要有兩方面原因”,獨立電信分析師馮遠江告訴新浪科技,一方面原因在于用戶使用流量的增速超越了資費的降速,另一方面是運營商間的“潛規則”。

        馮遠江說,在降費過程中,運營商并未降低流量售價,而是不約而同的采用了多種經營策略,例如附贈本地流量和閑時流量等,“用戶的月消費額度沒有減少,但流量的使用量增加了,例如贈送你幾個G本地流量,變相實現了’降費’。但這次要求取消流量漫游費,意味著老的套路行不通了”。

        2.不可控的市場競爭?

        在取消“流量”漫游費后,市場競爭也可能變得不可控。

        “在內部,可以將流量漫游費理解成是為競爭設置的壁壘”,中國移動內部人士向新浪科技稱,本地流量除了促銷外,更大的用處在于調節“搶客戶”時存在的惡意競爭。具體來說,在推出低價套餐搶占新用戶的同時,又不能沖擊正常套餐,所以才用本地流量來約束,“出了省份就不能使用,這樣就不會對常規套餐產生競爭”。

        此前有媒體報道,中國電信有個短信業務業務,因沒有區域限制,各省公司可在全國銷售,結果競爭激烈,短時間內價格下跌了八九成。

        此外,設置的“壁壘”消除,歸屬地的概念將變得模糊,低資費地區會吸引更多用戶,資費較高的地區可能難以完成業務指標。

        該內部人士認為,在未來幾個月,三家運營商均會對業務平臺、計費系統、管理平臺等系統進行大改造,以防止不可控因素的出現。


        3.流量規則簡化還是復雜?

        顯然,變為全國流量后,簡化了流量規則,但并不意味著套餐會簡化。

        工信部官員明確指出,取消流量“漫游”的最大難點在于企業的收入將減少,必須發展新的業務來彌補這方面的下降。

        所有不難想象,運營商肯定會推出新的營銷手段,以此來彌補缺少本地流量的“損失”。

        中國移動內部人士認為,雖然目前集團還沒有對套餐給出明確指示,但各種不限量套餐和定向流量等,均不涉及到本地流量的概念,想必各家運營商會在此拓展出更多套餐,以通過運營增加收益,“比如捆綁,將個人資費和家庭業務捆綁銷售;再比如按照預存話費實施階梯折扣等”。

        目前,運營商均未出臺具體調整細則。

        用戶的幸:哪些用戶將受益?

        多年來,三大運營商推出了數十種五花八門的套餐,近期的主流套餐可分為全國不限量套餐、省內不限量套餐、政企套餐和互聯網合作套餐等。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對上述套餐進行了分析。

        A,全國不限量套餐用戶:

        此類套餐多為199元,包含全國不限流量,40GB起限速,此外還有3000分鐘語音。付亮認為,因包含全國流量的緣故,所以取消“漫游”費對此類人群不受益。

        B,省內不限量套餐用戶:

        此類套餐多為99元,包含3GB全國流量和500分鐘語音。他認為,雖然此類用戶收益,但受益幅度與用戶行為有關,如果用戶只在省內活動,實際影響并不大。

        C,政企套餐:

        付亮認為,這類套餐種類較多。需注意的是,因政企市場競爭激烈,所以運營商套餐調整都會考慮到用戶感受。但新問題是,取消流量“漫游”費后,可能出現不同省公司,為針對市場而形成競爭,運營商集團公司會規范市場,最終導致,一些地方新套餐的實際平均每M流量的資費上調。

        D,互聯網套餐:

        此前,中國聯通和電信推出了互聯網合作套餐。付亮稱,中國聯通從2017年四季度開始,采取了預存200元話費升級為全國流量的促銷,大量的本地流量日租卡用戶已轉為同樣數量的全國流量。所以,互聯網合作套餐取消流量“漫游”費已經在快速推進中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付亮表示,大部分用戶會在新政策中受益,但受益幅度很難衡量,主要取決于用戶的需求。而對于運營商業務來說,影響較大:首先是目前的部分套餐將變得無意義,運營商將全面梳理并引導客戶轉移;其次,可能形成同一個運營商內部,不同省市推出套餐之間直接競爭,需要運營商從集團層面調整競爭關系;再次,可能會導致省市運營商的套餐調整能力較弱,快速反應速度的下降,這也可能將緩和運營商之間的競爭。

        此外,取消流量“漫游”費并不會讓地方運營商產生太多費用,“同一個內部,沒有發生跨運營商結算,省份間的流量差價很低”,付亮說道。


        結語:更多用戶期待“攜號轉網”

        取消流量“漫游”費雖然受到了用戶追捧,但受益幅度與用戶的行為密切相關,對于沒有出行或較少出行的用戶來說,受益十分有限。

        而用戶呼聲最高的仍是新老用戶同權和攜號轉網。

        其實早在10年前,信息產業部就發布了相關通知,要求同一歸屬地內,運營商應保證用戶在不改變號碼的情況下,可以自主選擇所有資費套餐。但從目前的情形看,運營商均未嚴格遵守。

        而“攜號轉網”亦存在很多問題,包括運營商之間的結算機制和技術難題等。

        不過,隨著提速降費政策的不斷推進,攜號轉網等必將在未來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中。正如工信部副部長羅文所言:這項工作一直在積極穩妥推進當中,目前已在5省市試點,2020年或將全面實施。


        微信掃描分享本文到朋友圈

          最熱通信招聘

          最新招聘信息

        最新技術文章

        最新論壇貼子

       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